首页 > 目的地 > 湖北旅游 > 宜昌旅游 > 西陵旅游 >

三峡人家旅游景区

三峡人家

人感兴趣
  • 综述

    三峡人家风景区位于三峡之一的西陵峡腹地,地处三峡大坝和葛洲坝之间,是"两坝一峡"旅游线上的中心地段,依山傍水、风景如画,历史的车轮好像有意在此停止了前进,遗留下一片古老而又充满神奇的世外桃源,供世人寻觅历史的遗踪。三峡人家景区目前为国家5A级风景区,新三峡十景之一,由著名的"宜昌三峡环坝旅游发展集团"经营。三峡人家风景区总面积约14平方公里,以"湾急、石奇、谷幽、洞绝、泉甘"闻名于世,共分为灯影石、石令牌、巴王寨、灯影洞、天下第四泉、龙进溪、三峡人家等七大景区,其中的三峡人家又由山上人家、水上人家、溪边人家、今日人家组成。三峡人家风景区水绕山环、林木苍翠、谷幽崖峭、烟雾萦绕,景区内有著名的"中华第一神牌"、"万里长江第一石"、"三峡第一湾"、"西陵第一洞"等众多奇异景观;游人可于景区内静悟人生,暂时逃离现代生活的节奏,也可勇搏激流、强涉险滩,挑战自己的人生极限。三峡人家风景区内,传统的峡江吊脚楼掩映于青山之中,别致的古帆船、乌篷船静泊于绿水之上,峡江妹子悠扬的歌声飘荡于幽谷之间,整个风景区内都透露着历史的厚重和风俗的古朴,置身其中,可感触到自己的灵魂翔舞于净土乐园之中,有时间倒逝千年的沧桑之感,古朴、恬静、安宁。景区内有李四光发现并命名的绵延约5000米的寒武纪、震旦纪地质层剖面,地貌景观丰富,峡谷幽深,有溶洞,瀑布和叠水。已建成开放了水上人家、溪边人家、山上人家、今日人家、龙进溪、天下第四泉、灯影石、巴王寨等景点。在古镇石牌,在三峡人家,历史似乎忘了前进,抑或是她钟情于过去的美好时光,抑或是上帝格外偏爱这片土地,有意在21世纪给我们留下这块古老的领地,赋予她太多的神奇和美丽。石牌三峡人家,也许不被你留意,但走三峡人家,你会感到如同走进一个世外的桃源,走进了梦中那个遥远的家园。如海水般湛蓝的溪水被群山环绕,林木苍翠,幽深奇峭,烟雾萦绕,古帆船静泊水中,吊脚楼掩映在竹林,平静而又悠远,青石、小桥、流水和着质朴的山歌声,明朗而又自然,清秀的土家女儿伴着溪水、山花、野鸟,怡然而又自得,水车在水里转动,山水清澈,怡情畅情。如果你坐在小渔船中,漂荡在静的蓝色溪水,你会觉得这是一方净土、一个乐园,是想梦,想家,想母亲,想万物的萌动,想灵魂的翔舞,……于是,你疲惫的心声,被现代生活节奏所压抑的心灵也会得到抚慰、安宁和满足。

    历史文化

        三峡的自然景观是国内外知名的,瞿塘峡、巫峡、西陵峡各有特色,人们各用两个简洁的词来形容它们:瞿塘峡──雄奇,巫峡──秀美,西陵峡──险峻。如果用唐宋诗人各四句诗来形容,则唐朝大诗人杜甫用“三峡传何处?双崖壮此门。入天犹石色,穿云忽云根”,描写瞿塘峡的雄奇风貌;唐朝诗人李端用“巫山十二峰,皆在碧虚中。迴合云藏日,霏微雨带风”,刻画巫峡之秀美;宋代大诗人陆游用“船上急滩如退鹢,人缘绝壁似飞猱。口夸远岭青千峰,心忆平波绿一篙”四句,形容西陵峡的险峻。三峡各有若干景点:瞿塘峡口有著名的夔门,就像杜甫所写的,有双崖把门,江北为赤红色的赤甲山,江南为粉白色的白盐山。北岸有险峻的栈道,绝壁上还有独特的悬棺,形成无比神奇的景观。巫山以十二峰最为有名,十二峰的名字甚有仙意,道是登龙、圣泉、朝云、望霞、松峦、集仙、飞凤、翠屏、聚鹤、净坛、起云、上昇;而以望霞峰最为秀美,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迎送霞光,因名神女峰,传有若干神话,也有许多诗赋来赞美她。相传她是天上的西王母的女儿的化身,她还曾助禹治水,因而被后人祭祀。战国时代诗人宋玉还专写了一篇《高唐赋》,描写这位神女和楚王的一段恋情,后来成为“巫山云雨”成语的来历。西陵峡有许多险滩,古人有诗形容“十丈悬流万堆雪,惊天如看广陵涛”,其中最有名的险滩名字就很吓人:青滩、泄滩、崆岭滩。这些滩里怪石横陈,水湍流急,惊险万状。著名的兵书宝剑峡、牛肝马肺峡也在其中,那是因为其峡壁形状如兵书、宝剑、牛肝马肺之故。崆岭滩得名于“空舲”,“务空其舲,然后得过”,就是说必须使船空了才能轻飘过去。这里乱石暗礁,锋利如剑,十分惊险。三峡景观的另一特色是无论什么景观,人文色彩都特别浓,有许多古今名人都在这里留下过出色的诗歌曲赋。唐宋明清都有大诗人流连忘返,有的居住经年。比如唐朝的李白,便曾在公元725年、759年三次游览三峡。725年,年方25岁的李白,驾着一叶轻舟在三峡中急驶,写下了“桃花飞绿水,三月下瞿塘”的名句。759年李白已经58岁,又两次来三峡,那首有名的《早发白帝城》就是此时写下的。“诗圣”杜甫,从765年至768年,先后滞留三峡地区三年,他传留后世的诗共437首,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描写三峡风光的。所以有学者说:“三峡造就了半个杜甫”(《中国三峡文化》)。公元819至820年,白居易曾在忠县当了两年忠州刺史,他有关三峡的若干诗篇都是此时写成的。宋朝诗人苏东坡,1059年随父、弟共游三峡,共留下三峡诗篇六七十首,他们父子三人还把在三峡的唱和诗编成一本《南行集》专集。南宋诗人陆游,于1169至1172年先后有三年在夔州任职,他的大部分有关三峡的诗篇也是这时写成的。各朝各代的名人名诗,把三峡装扮得特别富有诗意。美丽的风景配合上那些绝妙的诗词,使后人把三峡称为“诗乡”。据说奉节有位民间诗人,正准备把奉节的大东门民居建筑群,整个迁移出库区,原封不动建一座“诗城博物馆”,让人们有机会永远记住历代名人与三峡的关系。三峡地区另一种特殊的乡土文化就是三峡也是我国一种文体“竹枝词”的故乡。据专家考证,竹枝词又名巴渝辞,实际上最早是巴蜀三峡地区的一种民歌,自公元前11世纪的西周时代就在川楚一带流行,战国诗人宋玉有一篇《对楚王问》,其中有几句话说:“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郢中即今湖北,这种“下里巴人”的歌舞,表演起来合唱的达到数千人,可见受当时川楚民间的欢迎程度。古书记载,武王伐纣时,南方少数民族有一支巴人的军队,他们一边战斗一边歌舞,这种表演形式到南北朝隋唐时就演变成为“竹枝词”。每逢节日,众多演唱群众手执竹枝,边歌边舞,庆祝丰收。大概到唐朝时,三峡地区普遍流行着“竹枝词”这种民歌,唐朝许多诗人都亲身观看过这种表演。像中唐诗人刘商有一首诗说:“天晴露白钟漏迟,泪痕满目看竹枝”,薛能则有诗曰:“春来还似去年时,手把花枝唱竹枝”。唐朝诗人还利用“竹枝词”的风格,创新成文人诗中的一种新体裁,杜甫和刘禹锡是开创竹枝新风的两位大家。杜甫在三峡期间,潜心研究这种民歌体裁,用这种文体创作自己的竹枝词。他所写的《夔州歌十绝句》,便是新的竹枝词的成功尝试,有几句曰:“中巴之东巴东山,江水开辟流其间。白帝高为三峡镇,夔州险过百岸关”,就特别通俗易懂、琅琅上口。中唐以后,对竹枝词改造做出更大成就的是刘禹锡。他公开以“竹枝词”名义为诗,篇幅达到11首,被后人赞为“竹枝正宗”。以后的历代文人都创作了许多竹枝词,蔚为风气。三峡地区还有“田歌”“山歌”和“号子”,都带有地方特色,号子是峡江劳动人民的一种特有歌声,因职业不同而又分为“船工号子”“抬工号子”“盐工号子”等多种,这些号子,唱出了三峡地区劳动群众丰富多彩的生活,成为三峡文化的一部分。三峡的民族民俗文化中,娱乐习俗和丧葬应当特别提到。三峡古老民风中有春游踏歌和龙舟竞渡的传统习俗。那里的春日旅游和踏歌,在宋朝称为“踏迹”或“踏碛”,其时男女老少,都到野外山间畅游歌舞,十分热闹。宋朝王十朋有一首《人日游碛》描写当时的盛况说:“好邀蜀风俗,夔人贫亦游,今日日为人,倾城出江皋”,夔州即今重庆奉节,人日是指正月初七,古代称为“人胜节”。诗中说这一天因为立春已至,夔州“倾城”出动,“贫”人也互相邀请,可见当时盛况。龙舟竞渡是三峡地区各个江城更繁盛的节日活动。学者们考证,至今流行在我国南北各地水乡的龙舟竞渡,发源地就是三峡地区。当时应为古代当地民族的图腾祭祀日。这是上古时代一种对龙的崇拜形式。后来由于楚国爱国诗人屈原之死才改为纪念屈原了。在清朝时,川峡地区更盛行有大小端午的说法,五月初五为小端午,五月十五更有一次大端阳,届时三峡各地的成千上万观众到屈原故乡看龙舟竞渡盛况。人们高唱着巴楚地区民歌,追念屈原:“为国捐躯投汨罗,船游江心来找你。招你魂魄归故国,招你魂魄归三闾”。三峡地区的古老葬俗则有悬棺葬和船棺葬,这两种葬法都是将死者尸体装在船形的棺里,悬到崖洞里,据说在重庆巫溪县的断岩上一共横挑着25具汉代的葬棺,从江中远远望去,蔚为壮观。据学者考证,这种悬棺葬自战国时代起,是古代巴民族的一种葬俗。而这些自战国以来的古老的悬棺遗迹,至晚从唐朝就被当作奇观发现,在唐朝诗人孟郊《峡哀》的诗中就有“树根锁枯棺,孤骨袅袅悬”的描写,宋初编的《太平御览》更明确记载:“唐将王果,舟行三峡,望见悬岩中间有物似棺”。前面说过,三峡本是古代西南民族巴人活动的地区,巴人相对中原的华夏民族而言,属于古代少数民族。三峡古文物中也有许多古巴人的民族特色。据考古学家考证,早在新石器时期古巴人部族群落就已存在,能算作夏朝时期巴人的活动遗址的在今湖北宜昌白庙地区,那里有相当于夏代的白庙巴人遗存。商周时期明显的巴人遗址有重庆开县的余家坝、云阳李家坝和涪陵小田溪等处,但发现文物最多的还是战国以后的墓葬。巴人墓葬文物有明显的民族特色,铜器上常常有虎形饰纹和饰件,有的刻画在青铜兵器上,有的作为器物的钮盖。有一件虎钮于,是古代巴人的典型器物。在出土的巴人器物上,还出现了若干近似文字的图案,有8个接近汉字,被考古学家称为神秘的尚不可解的“巴蜀图语”。巴人的全部历史,至今尚是历史之谜,只在古文献中有零星记录,如《后汉书?巴郡南郡蛮》有记:“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唐朝的《蛮书》记有:“巴氏祭其祖,击鼓而祭,白虎之后也”,都和考古发现巴人古铜器上以虎纹虎钮表示巴人有虎图腾崇拜相吻合。相信,未来学者们会写出一部完整的巴人历史的。可以肯定的是,三峡文化中有浓厚的古代巴人文化的成分。“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这是毛泽东同志1956年畅游长江的著名词篇《水调歌头?游泳》中的名句,意思是长江上如果建成了三峡大坝,“截断巫山云雨”,整个三峡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蓄水坝,这一工程将使整个三峡地区及至中国改变模样,但是巫山十二峰的神女峰婀娜秀丽依旧,她将为周围的大变化而吃惊。四十多年以后的今天,三峡枢纽、蓄水、发电工程即将全部完工,很明显,三峡水利建设将给全国人民带来极大的福祉。但是,那些秀丽的山川景色和丰富的地下、地上文物还复存在并迤逦依旧吗?这是爱好历史的人们常担心的问题。对于这一敏感问题,国务院早就作了长远的、周到的计划。其最大宗旨是尽最大可能保护和抢救三峡文化,所以有“三峡文物大抢救”的提法。早在1992年七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我国《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的第二年,我国就派了全国政协副主席、德高望重的科学家钱伟长,带领三峡文物考察团从重庆顺江而下,考察保护三峡文物的情况。钱伟长郑重指出:三峡的地面、地下文物,都是“我们整个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乃至人类文明史都有不可估量的意义。三峡工程进度很快,抢救文物不容迟缓。抢救三峡文物就是抢救我们祖国民族的文化”。全国文物考古工作者对三峡地下文物进行了紧急大抢救,陆续发现许多重要遗址,宜昌西陵峡中堡岛遗址就是1993年发掘的,这个遗存被称为“埋在地下的一部‘中国通史’”,上含新石器时代直到我国明清时代的文化遗存。同年又发现了重庆云阳李家坝遗址,1996年发现重庆丰都烟墩堡遗址,被列为“199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著名的巫山人遗址和奉节人遗址也是在1998年和2000年先后被学者确认的。这些都是“三峡文物大抢救”行动的重大收获。三峡地面文物的抢救工作也在迅速进行。这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据重庆文物机构透露,仅重庆库区的地上文物古迹,需要搬迁保护的就达91处,原地保护的有82处。其中白鹤梁题刻、石宝寨和张飞庙被称为“三大专题保护项目”,前两者属于原地保护,后者属于搬迁。原地保护也不是原封不动,而是根据水势水位适当调整。负责石宝寨保护的考古工作者和建筑队,正在考虑如何利用当地石材整体围堤等措施,使将来的石宝寨成为更为壮观的玉印山孤岛上的高耸建筑。白鹤梁题刻按照2002年的新设计,当地水位上涨后,将成为一座“原址保护水下博物馆”,用一种新科技的“无压容器”方式永久避免在水下受到泥沙的淤埋和浪花的冲淘。张飞庙的搬迁则复杂得多,要将现存庙里的三层结义楼、戏台、大殿和其他亭台楼阁全部拆卸,搬运到新址原貌建成。这样,当2006年三峡工程提高水位后,现址于云阳城外飞凤山的张飞庙,将搬迁到狮子山下的新址,它的新姿仍将以原貌向人们展现。三峡文化保护还有另一种模式,即如同位于瞿塘峡的夔门题刻那样的部分切割方案。三峡工程建成后,夔门石刻将会有部分题刻被淹没在滔滔江水之下。保护方案决定将原题刻部分切割、部分复制,有的原地防护,有的异地复建。从2002年起,夔门石刻部分题刻已经搬迁切割完毕,记者发现,新复制的题刻和原物竟完全一模一样。有些地下挖出的珍贵文物,则已妥善地安排到各地博物馆,像前面提到的汉代乌杨阙和湖北柳溪出土的新石器时代“南方地区年代最早”的石雕人像已放置重庆三峡博物馆。屈原祠的拆迁也是一项很大的工程。1976年因为葛洲坝水利工程的兴起,古老的“清烈公祠”已从秭归城东屈原沱迁移到今城东的向家坪,现因三峡水利工程,屈原祠更要又一次原貌迁往新址茅坪凤凰山,基本上原先屈原塑像、山门、纪念大殿全照原样新建。未来的屈原祠,考虑到长江江面的可视性,将选址在一个高高的山梁上。至于自然景观的巫山十二峰和黄牛峡、灯影峡、三游洞等,则因其山高不会受到三峡工程影响,它们仍然会秀美壮丽险峻如故,“神女应无恙”,三峡还会更加风光如画。到时候,和三峡水利建设工程同时进行的三峡文化长廊将同时完成。三峡不仅用水利、发电造福人民,而且仍以绮丽风景光照人间。正如一位考古学家所说:“到公元2009年,这两个工程将如同比肩而立的两大巨人,携手雄峙于万里长江之上”。

    风土人情

        按土家风俗,青年男女在劳动中相识产生爱情后,便以“歌为媒、鞋定情”的方式来自订终身。当男女双方正式确定关系后,就开始准备婚事。婚前一月或半月,姑娘就要哭嫁。开始是隔夜哭,后来是连夜哭,全寨相好的姐妹姑嫂长辈都要轮番陪哭,如泣如诉,若悲若喜,悲喜交融。姑娘出嫁前,一般要“哭嫁”,“哭嫁”是一门传统的技艺,哭的越悲惨越感人。姑娘一般要从十二、三岁开始学“哭嫁”,还要专人进行教哭,教的人大多是哭嫁优秀者。在漫长的岁月中,哭嫁是一种美,一种智慧,哭得动听、哭得悲戚、哭得感人,其形式又多种多样,新娘一般在婚前一个月开始哭嫁,内容为对骨肉分离的眷念,悲中有喜,喜中有悲,亦悲亦喜,爱恨交织,是丰富的人情美和人性美,是一种特有的审美方式和价值取向。三峡人家“娶亲”别具一格。新郎迎亲,媒人在前,一队人鸣锣,一队人执铳,先向舅家送上厚礼一份,名曰“代还骨种”,拦门礼独有特色,男女双方各请一位能说会道的人当总管,男方总管(也称路督管)率领迎亲队伍到女方门口,女方则在大门时摆放一张桌子,双方总管对歌,(三峡人家爱歌舞,刚学会说话就能唱歌,刚学会走路就能跳舞,歌舞凝聚着三峡人家的生活),若男方总管赢,便可进门迎亲,若女方总管赢,则从桌子下面爬过去。新娘出嫁时,凤冠霞帔,缨络垂旒,云带蟒袍,下面百花裥裙,大红绣鞋,由娘家的兄长用七尺红棱作“背亲带”,拦腰将新娘背起,嫂嫂打开新郎送来的红伞,将新娘遮住送上花轿,这叫“遮露水”,亲兄弟要站在轿子两旁,意为“守护”,娘家总管提两壶美酒,在周围洒酒,意为“辞行酒”。这时新娘要唱“哭上轿”。上路后,围鼓响手双吹双打,轿前轿后,前护后拥,陪嫁随之,如遇到迎亲队伍,两位新娘互换一只露水鞋,以示姊妹友谊,新娘进新房要猛踩一下门槛,拜天地后要抢坐新床,俗称“守床”,其坐床习惯是男左女右,以床的中线为界,有心计的新娘常抢坐在床的中线上,以象征日后的地位,新郎也不甘示弱,彼此互不相让,直到揭盖头,新娘嫣然一笑,闹新房对歌欢声,直至深夜。婚后三天回门,一切如常,恰如三春花事过,随来的四月五月天气,仍是新竹新荷,只觉人世水远山长。哭嫁”、“娶亲”是三峡人家繁衍生命的仪式,是对生命的向往、对生命的重视、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 基本信息

— 宜昌旅游行政区划 —

京ICP备12008860号-1  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13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1653
Copyright © 2005 - 2017  Lotou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乐途旅游网 版权所有